最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

文 / 之峰先生
2016-10-29 评论 ()



作者

     伪90后文艺青年

        野生情感专家

           不再是单身狗

                让我们荡起双桨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小船儿推开波浪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最后,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

 原创作者/三土春哥

        在朋友圈看到小马哥发了一段文字:时光不再是年轮,是此刻我站在你身旁拍的这张关于故事的战片,配了一张在三亚海边的蜜月图。下面祝福的评论有几十条,点赞就不用说了。唯独有一条评论让我很惊讶,是雅楠发的:我们还能不能做朋友。

        晚上我又刷新朋友圈,看到小马哥给雅楠的回复:我要结婚了,当初…

        对于这个“当初”,我们都清楚,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本以为雅楠长大了,情况并非如此。

一    我要和你坐同桌,你愿意吗?

        2005年,大家摆脱了初中的魔咒,带着更重的“责任”冲刺到了B县一高,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,就连校园里道理两旁的梧桐树都变得高大雄壮,每个人带着开学的喜悦,大包小包的行李开始了新的魔咒历程。

        小马哥是城里人,很讲义气,身上完全没有纨绔子弟的骄傲和“胆识”,入班成绩前10名,在大家眼里这就是尖子生。雅楠很清秀,两颗小虎牙,笑起来,可以说是倾班倾校,入班第11名。因为刚入班没有重新考试,直接按照入班的成绩进行挑选座位。

        我喜欢坐最后一排,因为最后一排比较安静吧。小马哥在了我的前面,雅楠笑着就走过来了,把一堆的课外书往小马哥旁边的桌上一撂:喂,我做你旁边,可以不?小马哥瞥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雅楠直接坐下了。

        在之后的高中生涯中,

每个人都奋勇向前,发奋图强,争先恐后,乱七八糟,我也在这股潮流中追求着“时尚”,我前面的这两位也开始上课小打,下课大打的“繁荣景象”。

二   我偷改了你的志愿,只想我们在一起

        也不知道从何时起,他们就恋爱了,每天一起打饭、提水、背书、做题,不过那段时间他们的成绩没有倒退,反而更加进步了,甚至有些非常“努力”的同学,也开始春心荡漾,纷纷开展了与各个班级联谊的活动。

        有一次,我在课上睡觉,被老师吵醒了,内容是关于小马哥和雅楠的,雅楠没有听懂那道题目,就重新问了老师一句,那女老师处在更年期,脾气了得,直接驳回,“臭骂”雅楠,当时小马哥拨开云雾大声说到:X老师,我也没有听懂,麻烦你有点耐心行不行。这话一出,老师更年期更严重了,一顿的噼里啪啦,我就醒了。

        后来他们俩请了家长,给老师道了歉,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。

        备受五年高考,三年模拟的熏陶,终于要结束高中三年的长征之路,迎接最后一道闯关,我们都很淡定的走进了考场,带着笑容走出了考场,其实考的不咋样。

        那一年,我们都是自己估分,然后填志愿。小马哥填了北邮,雅楠一直没有填写,因为预估的分数很低,她纠结了一下午,填了河南的一所大专,因为这个学校她比较有把握,小马哥一直鼓励她,最后就交了上去。

        只是成绩出来之后,小马哥的学校跟雅楠是一个地方,小马哥600多分的成绩,怎么从北邮变成了大专,后来雅楠跟他说,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,所以我把你的志愿改了。

        他生气了,不是因为她改了他的志愿,而是因为这个事她没有跟他说。小马哥那时候说过一句话:你这种自私的爱,我享受不了。小马哥的包容之心真的很大,他们没有分手,选择继续,我们都替小马哥惋惜,只是已经这样了,他也不想选择复读,只能忍着去了这所大专。

三   你变得颓废了,我们不合适

        脱离魔掌,进入象牙塔,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,对于小马哥来说并不高兴。他开始通过打游戏来消磨时光,偶尔也会做一些兼职赚点烟酒钱。

        城市的繁华,欲望的都市,难免会有一些人一些事改变。雅楠变了,跟一个学长恋爱了,因为这事,小马哥纠集了几个兄弟跟人干了一架,雅楠最终还是选择了学长,她给出的理由是:马万里,你变了,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你了,我们不合适。小马哥仍旧在包容,一直在挽留雅楠,只是她没有给他任何改变自己的机会。在我们看来,雅楠一直都是自私的爱着,从来没有考虑过小马哥的感受。

四    我们还能在一起吗?

        小马哥顺利毕业了,因为能力出众,进入了国企,而雅楠一直追随的学长,因为挂科没有毕业,找了一个销售的工作维持生计,雅楠也在一家培训机构成为了一名培训老师,后来他们分手了,雅楠给小马哥打电话,“我们还能在一起吗?”

        小马哥或许是用情太深,直接答应了,雅楠收拾好行李就搬过去住了。

        只是好景不长,工作不到半年,雅楠每天晚上凌晨回去,小马哥前思后想,培训的都是小学生,怎么能到深夜?后来才知道,雅楠跟培训学校的一位老师在一起了,小马哥真的伤透了心,那天借着酒气大声呵斥:你这样,我们还能在一起吗?

        从此两人各自天涯,相忘于江湖。大概有几个月,雅楠更新了一句话:躲在某一时间,想念某段时光的掌纹;躲在某一地点,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,让我牵挂的一个人。

        我不知道,这个人是谁,我想有可能是小马哥,但是这种自私的爱也只能自食其果了。


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

关注我
微博:三土春哥 (←长按复制)

因为公号没有开通评论功能,所以请大家移步到微博撕逼。
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