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篇连载八月本该桂花香(4)

文 / 祖厉人家
2016-10-29 评论 ()

八月

本该桂花香



每个人的青春都是一场梦。


《八月,本该桂花香》

文/语默  吴胜军


天空突然的下起了鹅毛大雪.



来顺骑上他的永久自行车,后面坐着连弟。

连弟紧紧的抱着用大大的塑料袋裹着的昏迷不醒的小小,在风雪交加的大年初一,直奔县城而去。

来顺家距离县城不是很远,就十来里的路程,也没山没沟,虽然是泥土路坑坑洼洼的不平坦,骑上双梁的永久牌自行车,还是个把小时就到了。只是半路上雪把路埋住了,不小心骑到了路边的尕水渠里翻了。


好在就近有家磨房,随然河结了冰,磨轮上挂着无数的长短不一的冰棒棒,磨千井里也有厚厚的冰层,但是流动的水是不会动实的。加上磨户家时常打冰,冬天的磨房照常有面就磨。看磨的人晚上总是把炕捣得烙烙儿个,睡在磨房里,以防远处赶早的人来找不到看磨的。



虽然今个大年初一,看磨人因为是个光棍,无处可去,磨里还是有人。

来顺拉起婆娘和抱着的娃。扶起自行车来到磨里。看磨人赶紧的把炕上的烂长往炕节哈推推,连弟把小小放炕上改开已经散了的被子。小小的脸红彤彤的,就像蛋了胭脂。用手摸摸额头,烫。娃娃闭着眼睛,呼吸很急促。磨户家热情的端油饼准备熬茶,来顺苦笑着说:”老哥,不了,不了。娃娃病成这么个,哪还有闲功夫喝茶呢。我们得赶紧上县啊。” ”就是,就是。看娃要紧。包好赶紧走,赶紧走。”

 来顺又带上婆娘,沟子夹紧的蹬着车子在积雪覆盖的路上拼命的朝县里赶去。


来到县城,因为是过年,街面上显得有些冷清。

要去县医院看病,从没进过医院的来顺两口子还有些害怕,还不知道县医院在阿达呢。再说孩子出了这么大的事也得给人家亲娘说说,虽然说送给咱了,好好活着啥事都没。万一有个闪失,还是不好交代的。

两口子商量了哈,还是抱着小小先到妹妹家。一来街(gai)上人能寻见医院,二来娃娃病的厉害,也该让娃的亲娘老子知道。

 连弟的妹妹家在县城边边上,站在房后面就能望见县城的桥。妹夫在国营农场当工人,这两年日子好过了些。自从把小小送给了连弟。姊妹之间就很少走动。突然的见到姐姐大年初一两口子抱着娃娃来,带弟有些不太高兴。 “姐,姐夫,你们怎么今天来了?还带着她?不是说过不要带她来我家吗?” “我们也不愿意来,大过年的,你以为我给你拜年啊!孩子得了急性脑膜炎,得赶紧住院。我们要是有办法才懒得来你家呢。” ”掀开让我看看。尽胡说呢,好好的娃娃啥脑膜炎。” 被子里的小小露着两个尕酒窝的红脸,正高兴的笑呢,还挣扎着想取出两只手。

被子里的小小露着两个尕酒窝的红脸,正高兴的笑呢,还挣扎着想取出两只手。

 ”哎……好了!好了!别是候先生看错了吧?”连弟瞪着男人说。 “啥狗屁先生,娃娃大概只是感冒了,喂几片阿司匹林加个止疼片,土霉素啥的就好了。大过年的胡折腾啥呢。脑膜炎阿达务门多呢,偏就给她得上了。既然来了,过年着呢么,就吃了饭再回去吧。姐你自己去橱房热点菜,吃了赶紧把她引着去,以后少带她来我们哈。”

连弟有些生气了:”合着这娃不是你亲生的,就是炕眼里滚出来的!不吃你家饭了,我们走。”连弟把娃娃放到炕边打算重新裹一下被子,一看孩子又闭着眼睛,脸象黄纸一样,再摸摸,烫。“不好了。娃娃又迷了!” 带弟这才丢下手里的抹布赶来摸摸额头:“哎吆,真的这么烧啊,怕真是脑膜炎,赶紧走,上医院”。


医院在县城的东北方,比较偏,没来过的人还真不好找。多亏带弟是城边边上人,认识的人也多,住院办的很顺也快。


小小得的真是急性脑膜炎,幸亏送来的急时,大夫说再晚来十几分钟,这娃也就没有救了。

六七十年代啊,青霉素是紧缺药品,要不是带弟的男人当兵时的战友帮忙搞来了药品,可怜的娃娃可能就报销给急性脑膜炎了。

小小昏迷了七天,住了九天医院。小小住的这个病房里连小小有三个小孩子,一个比小小大两岁,比小小早进来几天,在小小进来的第三天下午死了。还有一个和小小同岁,和小小同一天住进来的,小小出院的时候那娃还没好,听大夫说,好了也是傻子,脑子烧坏了。小小算是幸运的,因为搞到了青霉素,总算没死没瓜的从医院出来了。除了落下个时常头疼的毛病,出院了的小小舌头上黑黑的一层,屁股蛋子因为打针,布满了麻麻的针眼眼,就像是雨打沙滩留下的万点坑。屁股硬的象石头,坐都没法坐,回到家老奶奶每天用热毛巾敷了半个月。

小小记得,老奶奶给队上拣种子的时候,奶奶端着簸箕簸麦籽,小小趴在老奶奶的膝盖上耍子。太阳温和的每天看着这个头大脖子细的尕女子,慢慢的爬着玩,慢慢的能跪,再慢慢的能站起,慢慢的又能走会跑,太阳也因此更加的快乐,更加的亮堂起来。


 日子就在这种忙碌和愁肠百转的折磨下一天天过着。 春的气息越来越近了。眼看着淡淡的翠绿覆盖了山川原野,鸟雀的鸣叫显的格外嘹亮清脆,牛羊的圈里也传出了久围之后的骚动。鸡也扑闪着翅膀走向屋外,去寻找早春的嫩芽,狗狗撒着欢儿在满村庄浪荡......


春天带来了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
春天就像这首诗 

我在黄土地的苍凉里等你 等你温柔的风撩拨我的身体, 唤醒我一冬的沉寂。 

我在黄土地的干渴里等你, 等你温润的雨滴滋养我瘦弱的孩子, 给它们成长的天堂。

 我在黄土地的山里等你, 等你灵动的画笔绘出绿意盎然, 让大山披上青翠的浓妆。

 我在黄土地的河湾里等你, 等你的丝带缠绵我冰封的河床, 任清澈的流水哗啦啦奔向远方。 

我在黄土地的大川里等你, 等你曼妙的长袖挥舞, 送我满园春光。

 我在黄土地的家门前等你, 等你的脚步款款的走来, 温暖我想你的凄凉! 

春天,你来了! 你带着希望和梦想, 来到了我的黄土地上, 我的黄土地啊,不再寂寞 不再孤独,不会再惆怅, 

春天里耕耘,春天里播种, 我的黄土地,要在春天里复活成长! 

春天,春天来到了黄土地上!





《八月,本该桂花香》
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盗版必究。




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