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门未免流年叹——关于中秋的碎碎念

文 / 海曲风韵
2017-10-04 评论 ()


-【关于中秋的碎碎念】-


又到中秋。

时光就那么傲然冷然地迎面而来,令我情怯。而我,从来不是一个发自肺腑快乐的人,看着日子这样决然地前来、漠然地远去,心里更加无缘由的郁郁。

此时,月在中天,有暗云朦胧,掩了它的些许光亮。远处,有疏星点点,散失在越来越重的云层里。

这样一个日子,一个千家万户说着团圆的日子。于身在异乡的我来说,它又意味着什么。



-【关于回家的感觉 】-

从前,在南方上班,公司管理很人性化。若逢上中秋在先,国庆在后,中秋休假时可以把国庆的假一起连休。所以,那些年里,多数早早就开始规划——规划着出游,规划着回家。

已经记不清,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,也许是提前一月,甚至两月就开始为“回家”的这个念头慌张。在各大航空公司查询着打折机票,计算着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。或者查询火车的车次及中转时间,甚至路途上需要吃些什么,用些什么,也会时时想起。

已经记不清,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去着手准备一个背包。65L的不够大?那么就要一个80L的!于是会利用闲暇时间去旅游用品店寻包,从颜色到款式到功能到承重到舒适度,一遍一遍地比较,不厌其烦。

已经记不清,究竟什么时候开始,会不时将有关回家的琐事记录下来:需要带给爷爷的香烟、围巾、保暖鞋;爸爸的秋装、皮带、厚外套;妈妈的拎包,细绒衣。还有广州酒家的双黄白莲蓉月饼,陶陶居的精制点心……还会早早地托香港的同事,帮着购买一些家居常备的药品:黄道益活络油、喇叭牌正露丸、双飞人药水、邦迪创可贴……纵使再忙乱,这些也不会忽略和忘记。

而那种翻来覆去的思虑,一遍遍地装包、取出、再装包的过程,自己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妥贴不够仔细。

还会在常去的论坛或者QQ、MSN里发出公告,郑重其事地告知同学和朋友。然后在一连串的回复中,记下自己回程该带上哪些小吃:怪味葫豆、灯影牛肉、合川桃片、米花糖、花椒油、卤鸭、熏肉、妈妈腌制的豆瓣酱、松花蛋……

这,也许就是回家过节的感觉。

而今,在这里,中秋于我,也就是和公公婆婆聚在一起,吃顿丰盛的饭菜而已。心底,早已经没有那些年的鲜活内容。



-【关于全家团聚】-

大姐从石家庄回来,原以为,她会过完中秋再走,结果,昨天下班回家,听儿子说,她已经离开了日照。

一直以来,和夫家的姐姐们相处情形非常微妙,包括公公婆婆面前,我也是极少交谈。其实,这和我本身的不善言语有很大关系,当然也还有更客观的原因。但是,对于公公婆婆,始终心存感激,尊敬并努力亲近。

晚饭时问婆婆,其他的姐姐是否会回来。婆婆说,都有家有口的,回来做什么。但是她的眼里有明显的牵挂。

是呀,姐姐们都分散在各地,有家有业,回来也确实不易。

想起了远在川东的父母,他们也一定在想着我,但是他们也不会在这种时候要求我回去团聚。因为,我已经出嫁,不仅仅只是他们的女儿。

刚刚打电话回家。母亲说,买了很多糯米,准备做糍粑。晾干后,给你寄些来,蒸着吃,别煎,要不,又胃疼。

我说,不用了,现在不愿意吃它了。其实,是胃一直不曾好,不管是蒸着吃还是煎着吃,吃了都会疼。但是,不能让她知道,免得她担心。

母亲说,你们都不在家,其实做不做都无所谓。市场上到处都有卖的。

弟弟的异地工作,以及我的远嫁鲁地,对子女的思念,一定让父母倍感孤独。但是,纵算是他们的心底多么盼望,多么想念,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要求我们回家。这就是中国传统父母对子女疼爱的表达方式——不为难孩子。如今,纵然我三两天打一通电话回去,逢年过节,快递一份礼物回去,但又怎抵得父母对我的思念,我对父母挂牵?

说到底,这一切的造成,七分是人心的疏懒,三分才是现实的无奈。

-【关于家乡中秋的记忆】-

中秋这个节日,在川东老家,是一个很纯朴很自主的日子。

家中若有出嫁的女儿,这一天会早早地携夫带子,提着烟酒糖点、月饼水果高高兴兴地走娘家。而父母则早早地备下各种蔬果肉菜,并且一定会打糍粑。

打糍粑的方法倒不复杂,先把泡好的糯米蒸熟,然后趁热放在碓窝或者瓦盆里,用芦竹(一种形似芦苇的植物。枝干比芦苇粗壮,叶片也更阔大些,有一种竹类的清香)反复冲捣,直至米粒完全绵软胶着,再做成饭团,拌上事先炒熟捣好的芝麻、花生、黄豆碎末和白砂糖,吃一口,香甜、筋道、柔韧、弹牙。余下的,压成一指厚的月饼状,风干后可以保存很久。

 到了中午饭点,一定会叫上已分家另过的儿子全家,一大家人因着这个节日,聚在一起,说说笑笑,吃一顿丰盛满足的午餐。饭后,女婿会和岳父一起就着烟茶聊着各自的收成或见闻,女儿则会与母亲一起在厨房洗碗刷碟收整厨房,说些体己话。下午,一定是要回自己家的。走之前,母亲会给女儿的包里装上更多的吃食茶点……

没有功利,只有亲情。

其实“亲情”,是仅仅读来就令人心生暖意的一个词。可它在现今的时代似乎和爱情一道,早已遁入落寞的墙角。在人情式微的职场上,在你来我往的礼送中,我们始终戴着面具在做人。虽说,所有的虚伪和功利都是我们成长过程必须的馈赠。可是,夜深人静之时,才发觉,真正背叛了本心其实还是自己。

儿时的中秋夜,待月亮停在街角那棵枫杨树的上空时,我就会搬出了小方桌,放在后院葡萄架前面,隔邻的清湄家还有江远家也会相继搬出桌子摆在各自的门前。然后关了院里桔黄的大灯,任月色盈在方桌上的白瓷碗里,一片月色显出了纤毫不爽的澄澈。大大的芝麻面皮月饼,以及四碟干果四碟水果,按家乡宴席的方法,品字形摆放,等着月亮婆婆的享用。

我和弟弟在一旁,带着几分期盼、几分虔诚、几分“月亮婆婆不再割我们耳朵”的侥幸心理,迫不及待地等着大人说“拿刀来”。只要拿刀切月饼,就意味着那上面的吃食,可以随心而取。如果爸爸在家,这时候,多数要我背上几首关于中秋、关于月亮的诗词,那样我将有与弟弟不一样的奖励。

很想念那些幼时的中秋夜。上初中那年,搬了新家,没有了后院,中秋夜的节目也随之消减。晚饭后,都出门在楼前的空地上玩耍。再后来,搬到了火车站旁的小区,一楼是水果市场,空地上全是运输车辆,中秋夜就只能在火车站的广场上闲逛,偶尔会抬头望望,天上依然圆满的月亮。


-【关于爱情的距离】-

中秋,对于相爱的人来说,应该是一个相伴、相守、相对、相拥的日子。但是,我的爱人,不在身畔。

这个世间,有太多让我难以安眠的理由,而我身上零落着太多破碎和伤痕。你向我走来,爱上我,不询我的来处,亦不问我的去向。简单而纯粹。

上苍已经厚待我,让我与你相爱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虽然缺失了彼此的年少花开,但时光更迭,世事流转,我们还有更美好更长久的未来。

坚持走下去,坚定活下去。

我不想拿宏观的道理套用在我们的身上,未来并不远,朝起梳妆,暮临燃灯的日子,我相信,时光的洪流里,我们必定不会被裹挟,我们必定能走到。亲爱,请予我勇气还有希望。

对于一座城市,有的人久居一生,于他也许只是一段清冷的时日;而有的人虽小栖数月,于她便成就了一生最温暖的记忆。无论喜爱还是厌倦,只要一个城市与爱情相连,总有一些细节是刻骨铭心的。

所以,我喜欢上了这个城市。虽然,它让我们有了距离。

你说,对不起,不能陪在你身边。

亲爱的,不必。你从来没有对我不起。而我也一直相信,从未怀疑,你对我的那些真实的情意。其实,只要我们相聚,任何日子都是月圆,都是佳节。

没有你陪伴的日子里,我会听舒缓的曲子,写朴素的文字,煲清淡的汤,煮甜糯的粥。给自己,还有孩子。

在这浮世,我们爱情的距离,不在魂灵,只关乎躯体。

且行,且珍惜。


-【 关于等候的意义】-

窗台上的豆瓣碧玉,又到了剪枝的时候,叶片青翠欲滴。绿萝袅娜的身姿倚着西窗,吊兰淡淡地开着一串清婉素雅。火鹤虽然高傲,但展翅经月,却依然困于一枝,不得飞离。栀子已过了花开的季节,碎叶细枝间有浅浅的香。

我,坐在窗前,望着窗外那一片晕化的月色,心中,已越过万水千山。

十一年前的中秋,在哈尔滨的索菲亚大教堂,我见到了世间最美的月亮。

十年前的中秋,回家。没有自制力地贪吃糍粑,结果胃痛直至溃疡。

九年前的中秋,回家,被妈妈瞒着,第一次去相亲。他说我太沉默,我觉他太张扬。彼此,一笑别过,各有各的命数姻缘。

八年前的中秋,回家。在家乡的铁道桥上,和四个同学一起喝掉两箱青岛。

七年前的中秋,在沈阳。一个人在中街的光陆电影院看《特洛伊》。并不为帕里斯与海伦的爱情神伤,只喜欢傲慢、反叛、所向披靡的阿喀琉斯。在清冷月光下步行回家,听着高跟鞋清脆的足音击打着路面,泪流满面。

六年前的中秋,在日照。遭遇着一场劫难,看着朋友从广州寄来的月饼,眼睛涩痛,却,没有泪流。

五年前的中秋,在北京。感觉皇城上空的月并不比其他地方的明亮。

四年前的中秋,在广州。与欢欢一起参加捷安特的活动。来回骑行100公里,回到应元路捷安特店时,累得坐着都觉没力气。把单车扔在捷安特店里,坐地铁回公司。结果到了长隆,也不想动弹,于是,坐到番禺广场再回头,地铁3号线绕了整两圈。

三年前的中秋,在香港。打电话给留在北京的儿子,他在电话里说:妈妈,你是个骗子。姑姑说,你是个坏人。无法对小小的他解释,但心疼如绞,在港九渡轮上,痛哭失声。

两年前的中秋,在广州。带着儿子去正佳广场的必胜客,弄丢了儿子心爱的“七仔”。

一年前的中秋,从广州匆匆回返。

今年的中秋,我想,我会和孩子安静地在婆婆家吃顿晚饭,然后在回家的路上,和儿子捉一回迷藏或是比一次赛跑。回到家里,我会把雪柜里那一小碗白果的壳全部剥掉,和着支竹、冰糖、紫糯,煮上一煲香甜软糯的粥,作为明日的早餐。

我,早已过了青春年少。在凌乱的红尘里,不能再用旅途去寻找美丽,而是应该停下脚步,在某一地安静地生息。谙一蔬一饭的美好,寻一花一草的雅致,会一茶一果的深意。

今夜,你青衫寂寂,穿行在我的梦缘。

而我,杯中酒,指间诗,在这一水柔蓝下向你细诉等候。等候尘埃落定,等候风轻月淡,等候岁月静安,等候我的眉间开满鲜艳,等候你的掌心布满温暖。

如此,这个中秋,比任何时候,都要浪漫温婉。

作者简介·王海瑛  

山东诗词学会会员、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、日照市作家协会会员,日照市诗词协会会员、日照市东港区作家协会会员。文字散见于报刊杂志。


推荐阅读: